打脸来的太及时:给反华份子“河山硕”办丧礼,结果共赴黄泉

打脸话题

前几天反华“河山硕”死在他的美国天堂( 公知在美国死于新冠,死前还嘴硬)临死还在吹捧美国,卒年55岁。对于他用生命赞美的精神祖国来说,“河山硕”只是疫情失控中一个不起眼的数字,死了16天,还在那躺着、等着,“民主之火”估计得1月20日才轮得到他。

“河山硕”放着好好的人不做,跑到美国当“难民”,人生唯一的价值就是充当反华工具,还是那种随用随弃的廉价消费品。

500

他的道友们给他办了个简陋而凄凉的告别式,操办者真正目的也不是向他致哀,而是要表达反华分子在美国“不孤独”。

所以“灵堂”很草率,不伦不类,突出的信息仍然是反华-一面星条旗,一面伪政权的旗帜。

换句话说,就算“河山硕”人没了,他的道友们还要借机将他消费一下。否则,很难理解灵堂会草率到连遗像都是用A3纸(不是A4)打印,看起来更象是一张寻物启事。

“河山硕”的“治丧委员会成员”之一“直接民主”(真名耿冠军),在葬礼结束后第二天也确诊了。他跟道友“河山硕”一样,也是一位狂热的中途皈依者。

500

“直接民主”在没得病前,还与他妻子(杨X,曾在美国向五星红旗泼墨的女暴徒)大秀澳大利亚红酒。因为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加征了关税,“直接民主”就和其它反华分子一起,各拍红酒照力挺澳大利亚,以证明自己是坚决的反华分子。

500

送走“河山硕”的第二天,也就是12月22日,“直接民主”耿冠军声称自己检测结果为阳性,新冠肺炎确诊。

从这一天起,耿冠军就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失心疯状态,他相信自己不用去医院就可以自愈,并对前来围观的爱国网友破口大骂。他不去医院是因为“河山硕”为他趟过路,耿冠军知道去了洛杉矶的医院是什么结果?

就这样,耿冠军不就医、不吃药、不求人,硬杠五天,强装各种乐观,各种完美。

还称自己不吃一粒药,不住一天院,就能战胜病毒((他跟“河山硕”一样,使用恶毒攻击中国的词汇来形容新冠病毒)。

12月29日,耿冠军一直在没完没了诅咒,辱骂网友,还说美国在“河山硕”身上花了几百万美元(臆想美国还是爱他们的)……

500

不久,他老婆登陆他的帐号求助,称他已两天没有说话,双肺感染,想把他送进医院,病情已经恶化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显露出一副可怜的样子,却又倒打一耙,说网友在咒他。死到临头,他们仍然不敢批评美国疫情失控。

到了医院,耿冠军稍微缓过劲来,又拿起手机跟网友对骂,这时他在医院走廊里躺了两天。骂着骂着,突然甩出一个捐款账号和二维码,一边骗捐,一边诅咒中国。

耿冠军辱骂中国的污言秽语和骗捐账号就不截图了,那个所谓“公益基金账户”是一位国内过气女星和她的神棍老公在运作的。耿冠军想用自己的惨状收割点银子,问题是就算弄到“捐款”,他还有命花吗?还不是便宜了道友们?

1月3日,他终于放下手机,毕竟,陷入昏迷的人是无法再继续辱骂祖国和同胞的。

不过,送他进医院的道友却称他得到了比特朗普更好的医疗待遇。意思是,哪怕“直接民主”直接见了上帝,美国也是待他不薄,一个毫无名气的反华分子能得到超总统医疗待遇,你们羡慕不来的。

500

1月4日,这位道友发布消息称,“大风”(耿冠军的群聊昵称)已经停止呼吸。

我昨天半夜看到“直接民主”跟“河山硕”共赴黄泉时,真是心如刀绞,于是,我出去吃了点宵夜。

据说“直接民主”临死前意识到自己被抛弃,清醒时一直在骂美国,直到他45岁的生命走到尽头。但在医院里骂美国又如何?他英文不利索,说中文医护人员又听不懂。

“河山硕”和“直接民主”一前一后死在美国,对他们来说是一了百了,但事情还没有完。

跟这二位一样的在美反华分子还有不少已经确诊,能不能活下来继续他们的“事业”?只能碰运气,医院已经指望不上。

这些仇视祖国和同胞的形形色色反华分子,在这场美国疫情之前,我们不大了解他们的真正生活状态,但有一些事实现在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:

一、活得很扭曲,生活在阴暗之中,人在美国却无时无刻“惦记”中国。希望中国崩溃,希望中国人过得不如他们,希望网友们相信他们在天堂里生活。而事实上,崩溃的是美国医疗系统,在疫情中绝望挣扎的是他们自己,网友看到的不是天堂,而是地狱般的恐怖。

二、主要收入来源是“狗粮”和骗捐。其实,无论是哪种社会制度,人都是要凭本事吃饭。像这些反华分子对美国会有贡献?事实证明,无论他们如何企图伤害自己的母国,在美国同样遭人嫌弃。

三、道友之间也是尔虞我诈,所谓抱团取暖,只是在美国被边缘化之后的一种无奈的生存状态。

“河山硕”和“直接民主”和他们的道友都在加州洛杉矶,难道不知道洛杉矶的疫情环境吗?

《洛杉矶时报》1月2日报道,加州因确诊而住院人数在两个月内增加了8倍,而洛杉矶是10倍。市紧急医疗服务主任奇德斯特(Cathy Chidester)透露,一辆救护车进急诊室之前要排队8个小时,911求助电话已早被打爆,甚至无法及时接听。

Cathy Chidester还说,各家医院氧气瓶长期匮乏,大多数患者无法得到最基本的治疗,轻症患者只能回家自行隔离。太平间爆满,拒绝接收遗体,后面的遗体只能送往办公楼和仓库暂存。

加州殡葬业主称,他们真的无能为力。这样说来,“河山硕”虽然还要排队火化,但至少还有个位置,而“直接民主”就不知道要放在哪里了。

洛杉矶市卫生部门负责人芭芭拉表示,每十分钟就有一人死于疫情,当地确诊病例已占总人口五分之一,而这样的情况可能要持续一个月以上。

这些都是公开的信息,耿冠军他们除非与世隔绝,否则不可能不知道,更何况,他们是网上极为活跃的反华分子,信息灵通得很,连澳大利亚葡萄酒被加征关税都能作出反应。

然而,他们却像着了魔一样,作为美国防疫不力的受害者,却竭力为美国进行掩盖和美化,同时,又疯狂丑化中国和中国人的抗疫努力,直到生命终点。

他们的病毒不仅在肺部,更是在脑部,反华病毒对他们的摧残更甚于新冠病毒。所以,他们所有人都呈现出反智现象。

其实他们早已是行尸走肉,不值得任何同情,他们也拒绝被国内网友同情,有的网友还大发慈悲说同情一下他们,同情?对他们来说可是侮辱。

500

虽然,他们活着的时候无法像个美国人,但死的时候却终于像个美国人,一样的弃疗、一样的排队、一样的被统计……也算是如愿以偿了。

当他们切断自己的根,以反华为职业,就已注定失去了人的尊严,生前死后都像个孤魂野鬼。

共丧黄泉

75%
25%

喜大普奔

全部评论0
  • 暂无Trackback
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!